关 键 字: 搜索范围:
当前位置:首页—**近信息
成都书画装裱之扇面的知识
【添加时间】:2017/4/14 【浏览】:881
  

成都书画装裱的扇面我国制扇起源甚古,明代王三聘《古今事物考》卷七:“黄帝作五明扇。’’晋代崔豹《古今注》、明代罗欣《物原》均载有“舜始造扇”之说。又王嘉《拾遗记》:“羽扇始于周昭王时,孟夏取雀翅为扇”;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记有:“杨修与魏太祖画扇,误点成蝇”故事;传说中有王羲之为老媪书扇,古乡绍兴有“题扇桥”,说明书画扇面自魏晋以来已有。

 

古代人民惯著宽衣大袖,长袍迤裙,挥舞一柄圆形扇子,有如碧天笼月,具有饱满和谐的美妙,劳动人民也喜欢用芭蕉、蒲草等圆扇,故扇子产生时首先是¨团扇”,汉代官人班婕好《怨歌行》,晋代谢芳姿《团扇歌》,都记述有“团扇”的动人故事。

 

    “折扇”又名倭扇,宋代郭若虚《图画见闻志·六·高丽国》:“彼使人每至中国,或用折叠扇为私觌物。’……谓之倭扇,本出;于倭国也。’’至南宋时设铺自制,宋代吴自牧《梦粱录》卷十三记宋都临安(今杭州)有“周家折揲扇铺”至明、清时代广泛流行,据刘廷玑《在园杂志》:明代永乐年间,成祖喜折扇卷舒之便,命工如式为之,自内传出,遂遍天下。

 

到了近百年间,妇女服装,趋于窄衣短裙,手执团扇,顿觉不称,改用小巧浓香、携带方便的檀香折扇。团扇、折扇、檀香扇均成为书画家随兴弄墨、创作书画的一个新园地,扇面适宜于裱成册页,亦可挖嵌裱成立轴。团扇多系绢本,凡带骨未经裱过的,宜沿扇骨周边用小刀割下,托裱之法与绢心画相同。再裱旧扇,与揭裱旧画无异。

 

揭裱摺扇,****用干揭法,能使两面皆不损伤,法用竹启子插入扇面夹层,缓缓转动,依次揭开;如遇旧扇,或纸绢脆朽,不宜干揭,应以清水温润,以后再揭。此种扇面只能保留一面,尚须当心晕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