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 键 字: 搜索范围:
当前位置:首页—**近信息
成都书法学习的随意性很高
【添加时间】:2017/4/12 【浏览】:858
  

成都书法学习走到今天,其实用功能基本消失,审美功能不断增强。每年带“国”字号的大赛或展览不少于二十次(场),每次推出的书法新人也不少,但很难从他们的作品中看出随意性,原因主要在于:

 

其一,书法家的功利性原因。由于书法作品走向市场,无形中助推了书法家们的功利性。没有出名的,搞书法**是冲着国展去的;入展了、获奖了**冲着每平方尺几千甚至上万元的润格去的。所以,每一幅参赛作品,为了增强视角冲击力,书法家们绞尽脑汁,极尽书家之能事,苦心经营、精心设计。用多少尺寸的宣纸,选用什么颜色,要不要做旧,要不要拼接,何处用涨墨,何处用枯笔,哪里用印,都考虑得很周全。

 

正如平伊先生在《上海书协通讯》****百二十四期发表长篇论文《形,当代书法的崇尚》所说“晋尚韵,唐尚法,宋尚意,当代尚形”。我理解书家们的良苦用心,如果不这样,别说获奖,恐怕连入展都够呛,那能由着书法家去随心所欲的书写?

 

其二,书写内容难以融入自己的感情。流传下来的古代名帖大多是优美的文学作品,如《兰亭序》是在晋穆帝永和九年(公元353)三月三日,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与友人谢安、孙绰等四十一人会聚兰亭,赋诗饮酒。王羲之将诸人所赋诗作编成一集,并作序一篇,记述流觞曲水一事,并抒写由此而引发的内心感慨。

 

又如苏东坡的《黄州寒食帖》,苏东坡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:“我一生之至乐在执笔为文之时,心中错综复杂之情思,我笔皆可畅达之。我自谓人生之乐,未有过于此者也。”际遇坎坷的苏东坡“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”(《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》)唯有将心中错综复杂之情思注入笔下的诗文中,可以说诗文相伴了他的一生,故而其流传的书法作品,大多为诗文和书信。

 

而现今的书法家书写作品不是抄录唐诗宋词,**是摘录古代书论,有几人能有属于自己的东西?有些人能胡诌一些诗词,但品位不高,越读越像打油诗。**拿2013年中国书协推出的“三名工程”来说,由当代名家书写古代名篇,但能不能成为名作,我觉得很难,一方面,你是冲着“名作”去的,蜗牛背着重重的壳,戴着脚镣跳舞,哪能潇洒自如?蔡邕说:“书者,散也。欲书先散怀抱,任情恣性,然后书之;若迫于事,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。”另一方面,因为书写别人的东西,你**缺少那种切身感受,作品自然**少了那份真性情。